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欧洲央行先行缩债 美联储今年有望退出QE?
欧洲央行先行缩债 美联储今年有望退出QE?
时间:2021-09-15 00:03:12    来源:美愈天人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原标题:欧洲央行先行缩债 美联储今年有望退出QE?

多位美联储官员也透露了支持今年开始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

当地时间9月9日,欧洲央行宣布最新利率决议,将维持三大关键利率不变。此外,欧洲央行宣布,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放缓紧急抗疫购债计划购债速度。

欧洲央行在声明中表示:“根据对融资条件和通胀前景的联合评估,管理委员会判断,与前两个季度相比,适度放缓购买资产的步伐也可以维持有利的融资条件。”

欧洲央行率先宣布缩减购债规模,另一全球主要央行美联储是否也将宣布结束超宽松货币政策尤其值得关注。

然而,据美联储最新发布的褐皮书显示,在该报告覆盖的7月至8月期间,由于Delta变异毒株导致疫情出现反弹,令社会各界对公众健康的担忧加剧,因此美国经济增速略有放缓,呈温和增长的趋势。

野村美国高级经济学家Robert Dent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美国因重新开放和财政刺激而产生的增长势头可能已经过去,未来几个季度增长将会放缓。目前服务行业受Delta变异毒株影响较大,行业复苏可能会趋于平缓,但不会脱轨。

经济复苏放缓之余,美国就业市场也表现不佳。8月非农就业报告意外“爆冷”,令蠢蠢欲动的美联储压力陡增。尽管如此,多位美联储官员表示,美联储应该于今年内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计划。

经济复苏步伐有所放缓

褐皮书显示,7月至8月,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略有放缓。其主要原因是Delta变异毒株蔓延加剧公众对安全的担忧,导致大多数地区的外出就餐、出行、旅游等活动减少。此外,在少数的情况下,国际旅行限制也令出行活动减少。

资深金融学家李徽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7月到8月经济增速放缓主要由四个方面导致:Delta变异毒株的蔓延干扰了不同行业的修复进程,抑制了相对应的经济活动,特别是交运、教育、文娱等服务行业;其次,占GDP70%的零售销售增速低于预期,汽车及零部件销售是主要导火索,而耐用消费品消费也有见顶信号;商业设备订单也在四个月增长后在7月停止增长,企业商业资本投资放缓;高基数效应,美国在去年第三季度已经开始复苏,去年的高基数的效应也拉低了7月到8月同比增速指标。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美国经济放缓主要是全球第三波疫情的暴发直接影响了消费和制造业。“目前可以看到,美国的制造业PMI和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都在下降。”

此外,褐皮书指出,其他增长放缓或活动下降的领域是受制于供应中断和劳动力短缺,并不是缘于需求疲软。比如,汽车销售疲软被普遍认为是由于在持续芯片短缺的情况下库存较低,住宅销售活动受到抑制则是由于供应不足。

辖区方面,波士顿企业希望供应问题能在2022年得到缓解;克利夫兰报告供应限制了许多公司满足需求端的能力;Richmond的企业面临更高的成本,因为港口和卡车运输量在原本较高的水平上继续上升,但制造商和服务类企业则面临交货期延长的情况。

达拉斯联储前主席Richard Fisher也强调供应链是个重要因素。“我们的供需失衡,需求增加,供应出现瓶颈。这不会在短期内得到缓解。当你看看洛杉矶的港口活动,以及从亚洲或东海岸进入我们国家的所有物品,我相信这些压力会更持久,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

除了供应链问题之外,通胀也令美国经济承压。褐皮书表示,美国通胀“稳步上升”。美联储12个辖区中有一半报告称存在“强劲”的通胀压力,另一半则表示通胀压力较为“温和”。然而,相关细节显示,通胀问题正在加剧。美联储青睐的通货膨胀指标显示,7月通胀率上升3.6%。

褐皮书强调,由于普遍存在资源短缺的情况,上游价格压力继续存在。企业还表示上游的价格压力可能会传导至下游。

褐皮书警告称,“一些辖区表示,企业预计未来几个月的销售价格将大幅上涨。”

吴照银对记者指出,从经济周期自身来讲,美国持续的通胀攀升已经对经济增长造成伤害,比如通胀上升导致消费下降,原材料价格上涨也对制造业形成负面冲击。

不过,褐皮书称,“尽管企业对供应链中断和资源短缺仍普遍感到担忧,但大多数辖区的企业对近期前景仍持乐观态度。”

Dent指出,“虽然最近新冠病例激增,但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局部达到峰值的迹象。由于供应瓶颈和重新开放的压力推高了少数商品和服务的价格,通货膨胀率仍高于美联储 2%的目标,但我们预计通胀率将于2022年放缓。”

美国就业市场供需不对称

褐皮书发布之际,美联储正在考虑是否要收紧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具体而言,美联储官员们正在考虑在今年年底前开始缩减购债规模。目前持保留意见的美联储官员主要担忧就业市场的表现。

赞成保留政策的人主要担心就业状况。失业率已降至5.2%,但由于担心新冠病毒的Delta变种,8月份的工资增长大幅放缓。

褐皮书显示,美联储所有辖区都报告就业呈增长趋势,但幅度从“轻微到强劲”不等。商界人士表示,尽管工资出现了“强劲”增长,但仍存在“广泛的劳动力短缺”。

美联储称,“雇主们正在使用更频繁的加薪、奖金、培训和灵活的工作安排来吸引和留住员工。”

另据美国劳工部的职位空缺和劳动力流动调查,美国7月经季节性调整后的职位空缺数量达到1093.4万,连续第5个月创新高,高于FactSet预计的990万和前值的1020万。这一数字超过7月870万的失业总人数。

JOLTS是当前美国财长耶伦最喜爱的劳动力市场指标。该数据屡创新高,表明美国企业在招工方面仍面临困境。

JOLTS调查数据相对非农就业数据会滞后一个月发布。9月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非农就业报告“爆冷”。美国8月非农新增就业人数仅为23.5万,远低于7月的105万和预期的73.3万,创2021年1月以来最小增幅。8月失业率为5.2%,略低于前值的5.4%,但与2020年2月新冠疫情暴发之前相比仍然高出1.7个百分点。

一边是失业率居高不下,一边是企业招不到人,美国就业市场落差从何而来?李徽徽向记者解释称,劳动力需求旺盛,而就业市场疲软主要是由于劳动力供给不足,而供给不足主要源于劳动力参与率疲软。“一方面由于变异病毒造成学校停课,女性对于照顾孩子需求增加,而女性重返就业市场意愿低下;另外一方面是由于变异病毒使得在工作环境中的感染风险加剧,降低了年龄大的劳动者重返市场的意愿。”

此外,李徽徽认为,失业补助接近部分行业周薪水平,对居民工作意愿产生了挤压作用,但随着增强福利提前终止预计可以给市场提供更多劳动力。

吴照银对记者强调,美国就业市场出现结构性落差也与疫情相关,疫情导致就业市场不流畅。“一方面有活无人干,另一方面有人没活干。这种情况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这种失业与经济周期无关,是外生冲击造成的失业。”

尽管就业市场疲软,但工资仍在上涨。根据8月非农就业报告,美国8月平均时薪环比增长0.6%,高于预期的0.3%和前值的0.4%,同比增长4.3%。

一些华尔街人士预计,工资和通胀数据将开始引起美联储官员的共鸣。花旗集团经济学家Andrew Hollenhorst在一份分析当前就业形势的报告中写道:“5.2%的失业率和快速上涨的工资表明,通胀压力正在积聚,最终将导致更强硬的政策。”

尽管美联储官员主要讨论工资总额的增长,但Hollenhorst预计,“这种论调将有所改变,或许在9月份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官员们将更多地关注位于高位的职位空缺数量和工资增长。”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8月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表讲话时,曾极力打消市场对薪资压力和整体通胀不断上升的担忧。他强调,“目前我们几乎没有看到工资增长的过度风险。”

事实上,美联储官员们至今一直将通胀数据上升归因于供应问题,即工资的持续上涨可能表明需求正在成为一个因素。

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Rob Subbaraman指出,“当很难区分需求和供应影响时,价格信号在评估过度需求的程度方面变得更为重要。”

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认为,美联储目前将允许工资上涨。“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这是他们考虑更广泛通胀压力的一个因素。但截至目前,他们会认为,他们观察到的工资增长更多的是一种功能,而不是一个漏洞。”

美联储或将于今年内开始退出QE

尽管8月非农就业报告表现疲软,但是美联储或将于今年年底前开始缩减购债规模。Dent指出,劳动力供应限制正在消退,而市场应会在 2022年末或2023年初之前实现充分就业。面对高于目标的通胀率和劳动力市场的势态,美联储已将重点转向谨慎地退出宽松政策。

多位美联储官员也透露了支持今年开始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圣路易斯联储主席James Bullard于9日早些时候表示,尽管8月非农就业报告表现疲弱,但他预计今年将开始缩减购债规模。

Bullard驳斥了关于劳动力市场复苏步履蹒跚的担忧,尽管美国经济8月创造了7个月以来最低的就业岗位。他指出,“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很大,职位空缺比失业的人数多。”

Bullard补充称,“如果我们能让雇主与雇员互相匹配,并更好地控制疫情,那么明年就业市场肯定会表现非常强劲。”

Bullard认为,“缩减购债规模将于今年开始,并将在明年上半年某个时候结束。”

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认为,尽管8月非农就业数据不如预期,但他仍支持尽早透露缩减资产购买计划的信号。

Kaplan指出,8月非农就业数据疲软,主要是由于Delta变异毒株令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升,对休闲服务行业影响较为严重,导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放缓。

他预计,9月非农就业数据也不会太令人满意,但到第四季度会有所改善,届时经济复苏将加快,就业人数也会上涨。“经济复苏不会一蹴而就,而是时断时续。我们正处于复苏放缓这一阶段。”

Kaplan称,美国经济持续复苏这一前景并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因此,他主张美联储在9月或是10月的议息会议上宣布调整购债计划,然后开始行动。

9月9日,纽约联储主席John Williams称,预计美联储将于今年年内释放缩减购债规模的信号。“假设经济像我预期的那样继续改善,今年开始放慢资产购买的步伐可能是合适的。”

他补充道,“在实现充分就业方面也取得了非常好的进展。但是,在宣布取得进一步实质性进展之前,我希望看到更多改善。”

不过,Williams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数据,而是强调专注于达到“实质性”进展的门槛。因此,分析认为,他不会支持美联储在两周后的9月议息会议上正式宣布缩减购债规模。

Williams预计,尽管收紧货币政策在即,但是距离美联储加息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Dent预计,美联储会有更多变化的信号释放出来,以帮助市场为年底宣布缩减购债计划做好准备。“我们预期缩减购债计划将在2022年第四季度结束。”而且美联储可能从2023年第二季度开始加息,每半年加息25个基点,最终达到2%至2.25%的利率水平。

欧洲央行先行缩债 美联储今年有望退出QE?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