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钢价走上“下行路”,厂家:“现在这样跌,整个市场都乱了”....
钢价走上“下行路”,厂家:“现在这样跌,整个市场都乱了”
时间:2021-11-25 02:06:45    来源:握不住的他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原标题:钢价走上“下行路”

本报记者 郑丹 北京报道

“钢铁价格最高时候就是国庆期间,普遍来说,现在所有钢材都比那个时候低了1000元/吨左右。”11月10日,一位钢材加工厂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钢材价格在近两年一波三折。“去年是一路跌,到春节前才涨价,今年就一路涨,涨到10月下旬突然暴跌,现在钢厂不挣钱。”

“9月、10月建筑钢材都冲上6000元/吨了,其实这个价格太高也是不正常的。但现在又跌得太快了,跌到4600元/吨,甚至更低,但原料的价格其实还没跌到位。”另一位钢材厂负责人称。

多位受访者表示,从10月下旬起,钢材期现价格跌幅均超过千元。大宗商品集体下行,黑色金属同样难逃下跌,钢材期价高位快速回落,螺纹钢和热轧卷板主力期价分别由10月中旬的5870元/吨、5895元/吨高点最低跌至4122元/吨、4470元/吨。

10月21日,从螺纹钢期货主力合约跌停收盘起,钢材期货价格便跌破近一年的趋势支撑线,随后延续破位下跌走势,刷新今年全年最低价。

市场需求疲软,导致钢材期价急速下跌,基于“买涨不买跌”心理以及淡季需求疲弱等因素,下游采购积极性明显降低。

11月10日,螺纹钢价格4790元/吨,较上个交易日下跌160元/吨,热轧卷板价格4880元/吨,较上个交易日下跌198元/吨。

供给端减产

“现在这样跌,整个市场都乱了。”一位广东的冷轧板厂家王铭向记者形容。

“乱”指的是,目前钢铁市场并不符合原材料上涨、成品价格随之上涨的逻辑。相反,上游用来炼钢的原材料焦炭和铁矿价格此前一直高走,下游市场需求疲软,加之期货影响,钢厂为清库存不断压低价格,同时倒压原材料价格降低,进而又形成终端成材价格下跌的恶性循环。

在成本方面,Mysteel数据显示,10月底,全国主要样本高炉生产企业生产成本较上月上涨140元/吨左右,其中,螺纹钢平均含税成本环比上涨135元/吨,涨幅2.8%;热卷平均含税成本环比上涨129元/吨,涨幅2.6%;中厚板平均含税成本环比上涨243元/吨,涨幅5.0%。

新疆一钢厂老板孙平向记者解释,炼钢的原材料主要是铁矿石和焦煤焦炭。一般流程为:铁矿石要磨成铁精粉、做成球团在高炉中烧成滚烫的铁水,再到短炉加工炼钢,最终趁热压成一定规模的干胚。整个过程的燃料就是焦炭。

“所以炼钢的成本主要是铁料和焦炭,有时候是原料先涨,有时候是钢材先涨,但都能匹配。会有一个时间差,各个区域时间差不一样。”在孙平看来,今年钢材先降,但原材料的降幅还未匹配钢材降幅,并不正常。

他估算,目前铁矿在1000 元/吨左右,焦炭大概3800元/吨,新疆地区的运费较高,综合成本下来,当前的建筑钢材4800元/吨,刚刚达到盈亏平衡。“再降就要亏本了。”

10月27日,国家发改委宣布对一路高涨的煤炭价格实施干预,之后引发大宗商品连锁反应,铁矿石、焦炭等原料价格连番下跌,成材盘面价格呈现下滑趋势。

“很多钢材制造厂,本来因为原材料贵不敢买,都在观望,后面原材料虽然跌下来了,但市场产品又跟着跌,变成产品也没办法涨价了,前面买了贵材料,做出来又亏本。”王铭告诉记者,考虑到风险,自己也减产了1/3的量。

原材料和钢材成品的价格形成相互压制。

“当前价格运行方向还是要看煤炭,参照现货及政策稳价的目标,预计煤价在800元/吨左右的可能性较大,所以螺纹钢仍在跌势当中。一旦煤炭见底,螺纹钢跌势或将放缓。”中信建投期货黑色系首席分析师赵永均告诉记者,铁矿方面,近期铁矿逻辑变化主要还是在钢材端的传导,螺纹钢需求旺季还很弱势,成材年底去库压力比较大。双焦崩塌,成材需求差,钢厂利润压缩后,对铁矿形成压力,补跌之前的反弹,跌破600元/吨。同样,一旦钢价压力减轻,铁矿也能获得稍许反弹的力量,反弹驱动并不在于需求改善,而是钢价的利润传导。

关于钢材大幅降价原因,物产中大期货黑色产业链高级分析师陈晓伟认为,10月中旬之前受年底钢厂产量平控、能耗双控特别是缺电原因,导致钢厂高炉及电炉产量持续下降,创数年来季节性新低。国庆之后,煤电在国家强有力的调控之下,供需缺口逐步得到缓解,缺电现象也大幅减少,钢厂逐步复产复工。

另外,国庆后本来市场预期的需求旺季始终不旺,市场单日成交量基本都是低于20万吨,大大低于往年。供应恢复、需求低迷导致去库速度在10月以来开始放缓,同时煤炭调控也导致煤焦钢矿产业链成本坍塌,钢材市场持续下跌。因此,需求低迷、降库受阻和成本坍塌是这波下跌的主要原因。

据Mysteel不完全统计,11月全国有28家钢厂发布检修计划,其中,山西有10家样本钢厂检修;浙江有2家钢厂在检修,其他地区在检修钢厂16家。据其监测237家流通商,11月9日建材成交量13.2万吨,环比大降24.1%。短期内来看,利空因素仍居上风,钢价延续弱势运行,钢厂检修减产力度也在加大。

需求端疲软

钢铁市场需求疲软,究其原因,赵永均认为钢材受房地产影响较大。“房地产下行明显,专项债发放进度不如往年同期,如果资金方面稍有放松迹象,建筑业用钢需求或有一定支撑。”

孙平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房地产商占我们客户群体的百分之六七十,今年整个房地产都不太好做,有房产商反映,说年底资金有点困难,有些工程也放缓进度了,等到明年1月份信贷政策放开再下单。”

孙平告诉记者,目前钢材整体供应降低,除了需求端的房地产工程减缓外,还有一大原因是,钢厂和经销商每年入冬都要准备冬储,为来年开春施工旺季做准备。即使当前期货到现货还没有传导到位,但是经销商会依据期货价格来判断囤货量,信心整体不足。而厂家又需要资金,于是主动采取降价措施。

孙平向记者解释,近年来,全国钢厂保持一个很好的态势,所以形成统一先拿钱后给货的交易模式。钢厂之所以年底急需钱,是因为进入12月份,全国钢材几乎没有用量,但来年开春钢材需求量会很大,所以钢厂要囤大量资金,一直生产才能保证来年开春市场的需求。“到了12月份、1月份下雪,原料就不好拿了,山上的矿石都拿不下来。”

在这个过程中,厂家会跟经销商达成协议,经销商提前买货就需提前打钱,往年孙平这个时候接到的订单一般在5000万到1亿元左右,但今年,经销商谨慎了很多,一次只要200万、300万元左右的货。

“我近几年从来没碰到过提货这么少的订单,我们钢厂面对的都是一级代理商,签合同都是几千万元起,哪有过几百万元。现在经销商还得找到下家之后,才会下单,绝对不会让货停留在他们手里亏钱。”孙平也能理解,一个月不到,钢材每吨跌一千多块钱,谁都不敢压货。“你今天进一万吨货,明天跌个200元/吨,200万元就没了。”

对厂家来说,钢材降价的自身威胁更大。“近期在限产,有些钢厂完成一定量就不允许再生产,没到量的钢厂就加紧生产。原本各钢厂也都有计划,到了明年1月份就铆足劲儿更大量地生产,提前采购材料。结果现在市场需求疲软,其实厂家库存是在上升的。”

总而言之,受煤炭引发的连锁反应,钢厂出现累库,导致贸易商恐慌情绪蔓延,经营策略上以消化自身库存为主,不敢主动建立库存;而钢厂反应较为滞后,抵抗式下跌没有及时处理库存。建材表需依旧惨淡,对现货价格造成压力。

11月9日,多位钢厂受访者告诉记者,目前钢铁价格较10月下旬稍有提升,但并不理想。当下,孙平也放缓了生产进度,持观望态度,就现在的期货看,冬储成了一件颇具风险的事,他开始把希望寄于国家政策调控。

赵永均认为,钢材盘面反弹力度仍旧不足,唐山空气质量管控解除后,热卷有复产预期。钢材在连续两周供应下滑速度跟不上需求下滑速度后,现货情绪明显转差,投机氛围弱,贸易商资金风险加剧。目前成材盘面维持大贴水的结构,交割意愿不足,巨量虚盘下应有一轮补基差行情出现。但从中期来看,钢材需求向下的大趋势已定,反弹空仍是主逻辑。

“钢价逻辑在于供给不会放大,需求仍在下滑,生产成本下降,压力最终还是导向钢厂。”赵永均说。

钢价走上“下行路”,厂家:“现在这样跌,整个市场都乱了”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