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旗下基金销售机构四合一,中植系造血系统大改造
旗下基金销售机构四合一,中植系造血系统大改造
时间:2022-01-09 14:26:44    来源:国际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记者 | 胡颖君

编辑 | 宋烨珺

1

1月7日晚间,中植企业集团公告称,旗下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北京植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北京晟视天下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四家独立基金销售公司的整合工作历经十五个月顺利完成。

这也意味着,此前传闻已久的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合并事宜已经取得阶段性进展。四合一后,中植系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原先的标准化产品将全部转移到中植基金名下。中植系过往持有的四张基金销售牌照仅剩下一张。

盖子变少,操作腾挪的空间也愈发有限,中植系隐秘而庞大的造血系统或将被彻底改造。

一、恒天财富旗下基金销售牌照被保留

“此次合并由大唐财富牵头,各家财富公司高管带头抽调一部分员工去新公司处理合并相关事宜,据说恒天财富董事长周斌带过去的人是最多的,周斌也要去挂职。”一位接近中植集团的知情人士此前对界面新闻记者透露。

据悉,解直锟在世时曾亲自为合并后的基金销售公司物色一把手人选。“老板面了好几个,但好像都不是很满意。”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中植基金最终并未对外招聘,而是这几家财富管理公司内部攒了几波人过去。

中植集团公告称:“自2020年10月,中植集团启动四合一整合工作以来,集合四家独销机构的行业精英,组建、选拔更强大的管理团队和业务骨干,集合四家的业务、客户、人员、资产、专业等资源,搭建中植基金产品、运营、营销、合规、风控、投后、客服、品牌、行政、人力、财务、IT等各条线制度、组织构架和运营机制。”

界面新闻记者发现,新成立的中植基金实际为原恒天财富旗下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天眼查app显示,2022年1月5日,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中植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也就是说,四合一后,仅有恒天财富旗下基金销售牌照得以保留,大唐、新湖、高晟旗下基金销售牌照或将被予以注销。

这一操作也在情理之中。界面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目前中植系上述四家基金独销机构中,恒天财富旗下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基金销售规模最大。截至去年12月,恒天基金公布私募证券保有规模突破520亿,非货规模前30名管理人覆盖率达近90%,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基金代销机构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前100家排名中,恒天基金排名第60位,其中非货币基金保有规模101亿元,股票+混合基金保有规模77亿元。

而其余三家财富管理公司并未披露私募证券类产品的代销规模,公募基金方面,中基协发布的代销公募基金前100家名单中,也未出现三家的身影,根据基金代销公募基金保有规模前100上榜门槛来看,其余三家代销非货公募规模均不超过20亿元。

目前,中植基金注册资本、董事、监事成员均进行了工商变更,法人代表也由恒天财富董事长周斌变更为武建华,她同时担任中植基金董事长。

武建华为中植集团首席财富管理官,1977年出生,硕士毕业。曾任证监会法律部副调研员、调研员。解直锟曾一度隐退,但随着2019年前后中植系风险逐步暴露,其再度回归前台,带领中植系化解风险,而出自证监系统的武建华便是解直锟挖来负责财富管理公司转型的重要帮手。

除了武建华外,中植基金另有8名董、监事,包含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财务总监脱玉婷,大唐财富联席总裁许小桐,新湖财富联席总裁王军辉、恒天财富董事长周斌等。

二、缘何合并

事实上,早在2019年,监管以防范风险为由要求中植系四大财富管理公司进行合并,并压降非标规模,但直至2020年10月《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销售机构监督管理办法》正式实施,中植系才开始启动合并工作。

有业内人士表示,彼时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尚未发生大面积风险事件,原因在于其旗下不止一个财富管理平台,部分项目出了问题可以在其他平台辗转腾挪,也正因如此,中植系合并财富管理公司的意愿并不强烈。

而基金销售新规出台,“一参一控”要求之下,牌照合并成为中植系财富管理公司合规展业的必经之路。

基金销售新规第十二条规定,独立基金销售机构股东以及股东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参股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其中控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数量不得超过 1 家。对在基金销售新规实施前已入股独销机构的股东,不符合一参一控要求的,基金销售新规给予2年的过渡期进行整改。

中植系仅用15个月便实现四合一,相当于提前完成整改任务。

独立基金销售牌照并非永续牌照,而是采取三年续展模式。要想顺利续期,除了一参一控的基本要求外,还要保证公募代销规模。基金销售新规对公募基金代销的保有量设置了一定的门槛,规定未实质开展公募基金销售业务,即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基金销售日均保有量低于5亿元,牌照到期将不予续期。

“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中,仅有恒天财富公募代销规模尚可,其余公司公募保有规模均较小,因此整合后亦有利于做大规模,在中基协定期公布的100强名单中排名更靠前,有利于品牌宣传。”一位独立销售机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中植集团表示,头部排名意味着该机构具有较强的投研能力和健全的风险管理体系,可以为投资者带来更多的可选投资品种和更丰富的投资体验,并为此进一步增强存量客户粘性、积累增量客户。虽然中植集团旗下四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拥有一定的竞争优势,但也面临诸多挑战与压力,如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加快布局,信托机构、证券公司向财富管理的转型,外资机构不断进入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等。市场不断在甄选头部基金销售机构,监管部门也出台政策鼓励基金销售机构不断做大做强。

三、标准化业务剥离之后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曾点名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无照驾驶的顽疾,事实上这也是历史遗留问题之一。

国内并没有一个专门的私募基金销售牌照,只有公募基金销售牌照。2012年,证监会首次向独立销售机构发放基金销售牌照。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中植系旗下四家独立基金销售机构有三家均为2013年成立并拿到基金销售资格。

一位三方财富管理公司高管曾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过去三方财富管理行业非常混乱,虽然银保监、证监会对各类产品代销都有明确的要求,但行业中遵循的很少,很多人随意注册成立财富管理公司、或者私募管理机构,去违规销售各类私募产品。事实上,早期财富管理公司多以销售私募产品为主,一方面是由于私募产品佣金高,另一方面,高净值人群也更倾向于购买100万起投的私募产品。

大部分拿到基金销售牌照的独销机构,也并未有动力去销售公募基金产品。“为什么原来大家很少卖公募呢,因为不挣钱,企业要盈利,肯定是卖私募来钱更快一点。”上述人士表示。

恒天财富一位高管曾在2020年8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彼时该公司产品销售规模近1000亿元,其中公募基金代销近500亿元,私募证券加私募股权100亿元,定融、非标规模占比在50%以下。

“原来恒天财富成立时的定位是做高净值客户,但是你拿的牌照又是属于公募基金销售牌照。关键这个牌照规定能卖什么,我们才能卖什么。”上述高管表示。

早期中植系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也凭借独立基金销售牌照代销各类私募资管信托产品。例如新湖财富官网显示,2014—2016年,旗下植信基金公募基金产品销售规模分别为126亿元、440亿元及420亿元,三年累计销售私募、资管、信托等产品规模超过500亿元。大唐财富官网显示,其旗下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唐鼎耀华销售的基金产品既包括大唐财富自主管理的私募基金产品,也包括其他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的私募基金以及其他金融机构管理的公私募资产管理计划。

而2020年8月颁布的基金销售新规框定了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展业范围,仅包括代销公募基金和私募证券类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和非标类产品被踢出局。因此,对于中植系而言,此次合并仅包括公募及私募标准化产品的业务整合,定融、非标类产品仍在原有财富管理公司旗下,这些存量产品亟待压降。

旗下基金销售机构四合一,中植系造血系统大改造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