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现千万罚单 农商银行公司治理监管持续升级
现千万罚单 农商银行公司治理监管持续升级
时间:2022-01-10 12:06:43    来源:说再见不见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记者 郭建杭

不久之前曾公开招聘保荐机构准备冲击上市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在2021年底的最后一天,被公示千万罚单,这也是农商银行系统在2021年度中单笔最大额度的罚单。

2021年12月31日,成都农商银行被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罚款人民币1100万元。处罚通知显示,处罚原因系股权变更未经行政许可、未审慎审查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以及违规开展非标业务等违法违规行为。除机构被罚外,成都农商银行14位相关责任人也受到相应处罚,罚金合计270万元。

对于此次千万级罚单公示是否会对成都农商银行的上市进程产生影响等问题,成都农商银行方面并未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

冲刺IPO节点

农商银行的公司治理只是取得了初步成效,依然存在各类不规范的问题,健全农商银行公司治理可谓任重道远。

农商银行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早在2019年6月,中国银保监会上海监管局批复同意沪农商行上市表示:“上市前必须完成相关股权问题的整改工作,将单一非银行股东及其关联方的持股比例压降至10%以下;及时报告相关问题整改落实与上市发行进展情况。”

中部地区某计划上市的农商银行高管也在采访中对记者表示,“目前做上市规划的第一步就是理清股权关系,以前改制时遗留下的股权问题该整改的整改,该收回的收回,处理完此前的问题才能轻装上阵。”

成都农商银行在2020年之前,曾更换过股东。

公开信息显示,成都农商银行成立于2009年12月,2011年通过增资后注册资本达到100亿元。原安邦保险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合计持有55.50%的股权,为成都农商银行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2020年,原安邦保险集团将其所持有的成都农商银行35亿股股份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所公开挂牌转让。

根据联合资信《2021年第一期成都农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券信用评级报告》,截至2021年6月末,成都农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成都兴城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为成都农商银行的实际控制人和最终受益人。

而在罚单公布之前不久,于2020年6月回归市属国企属性的成都农商银行,其迟迟未能推进的IPO也有了新进展。2021年12月20日,成都农商银行官网信息显示,“聘请A股IPO保荐机构采购项目已完成招标,中信证券成为中选供应商,将负责成都农商银行A股上市辅导、保荐、持续督导等全过程工作,正式开启上市之路。”

尽管原安邦保险集团及其关联方股权出让完成,国有资本的进入使得成都农商银行公司治理水平得到提升,但此前的协议存款支取以及声誉风险都对成都农商银行同业业务的开展带来不利影响。在此次罚单公示后,或将为原股东方带来的声誉影响画上句点。

针对此次公示的处罚,成都农商银行方面公开回应表示,坚决支持并完全接受监管机构的处罚决定,表示已全面完成整改。“自2020年6月回归国有后,本行始终坚持依法合规经营,针对处罚决定书所指出的问题,新一届领导班子高度重视,及时组织召开专题会议,认真剖析问题根源,在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的指导和帮助下,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明确整改任务分工,已全面完成整改。”

根据记者梳理可知,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共有20多家银行因股权管理问题受到处罚。其中,有16家银行为农商银行,违规处罚事由主要集中在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管理不审慎部分,如“未按规定进行股权质押管理”“关联交易管理薄弱,向关联方授信超过规定限额”等。

在过去几年间,监管层持续对银行保险机构包括农商银行的股权和关联交易进行专项整治,多次对股权和关联交易违规机构与人员实行处罚。2020年,银保监会针对4600多家银行保险机构开展专项整治“回头看”,排查股权和关联交易相关问题并进行整治。2021年以来,监管部门对银行保险机构的股权和关联交易的监管进入常态化严格监管状态。

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金融与财务管理系教授杨长汉对记者表示,经过近几年的强监管,农商银行的公司治理总体稳中向好,在股东治理、董事会治理、关联交易、业务行为等公司治理重点方面进行了全面规范,公司治理水平有了积极的提升。但是,农商银行的公司治理只是取得了初步成效,依然存在各类不规范的问题,健全农商银行公司治理可谓任重道远。

2022年,公司治理仍然是农商银行监管的重点之一,依然会持续围绕股东主体和行为的合规与审慎、关联交易管理规范化、董事会运作法制化和有效性等方面展开。农商银行股东主体和行为监管的重点将面向入股资金的真实性、投资持股的真实性与合规性、股东干预农商银行经营的合规性等方面。农商银行关联交易监管方面,将重点面向关联交易识别、关联交易审查监督、防范关联交易违规进行利益输送等方面。农商银行董事会运作治理方面,将侧重规范董事会结构、提升董事会的规范性和履职效能。

信贷风险仍是监管重点

从处罚事由来看,信贷业务违规依然是银行被罚“高发区”,信贷资金违规输血房地产仍是监管重点。

根据2021年的处罚频率和处罚金额,涉及到股东股权和关联交易违法违规的处罚呈现出罚单数量占比不高,但单笔处罚金额高的特点,如此次成都农商银行接到的1100万元顶格处罚。此外,2021年12月,章丘农商银行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和重大关联交易审批不合规被罚140万元;2021年12月,山西古交农商银行股东股权超比例等原因,古交农商银行及其三支行合计领300万元罚单。

对比处罚数据来看,信贷业务风险仍是监管层重点关注对象,因信贷业务违规开出的罚单数量最多。

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银保监全系统针对银行业共开出罚单4027张,罚没金额合计达18.69亿元,罚单数量与处罚金额均超过2020年。其中,农商银行接到罚单1110张,占全年罚单总数的27.6%。此外,村镇银行接到罚单360张,农信社接到罚单346张。

从处罚金额来看,农信系统合计被罚超3亿元。其中,农商银行被罚2.5亿元,村镇银行被罚7157.54万元,农信社被罚5133.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银保监会合计下发了15张处罚金额超过千万级以上的罚单。成都农商银行因股权变更未经行政许可、未审慎审查接受不具备入股条件的受让人作为股东等违法违规行为,被四川监管局罚款1100万元,是2021年银保监会对于农商银行开出的唯一一张千万罚单。

从处罚事由来看,信贷业务违规依然是银行被罚“高发区”,信贷资金违规输血房地产仍是监管重点。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高级分析师张丽对记者表示,预计2022年农商银行资产质量压力依然较大,部分农商银行面临更大的资产质量管控压力:一是前期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政策等纾困政策的有序退出,通过上述手段阶段性控制不良贷款生成的农商银行依然面临较大的新增不良贷款压力;二是地区本身经济基础薄弱,且主导产业受疫情反复影响,经济恢复缓慢;此外,随着对监管对房地产行业监管趋严,2022年农商银行房地产相关风险或将有序释放,信贷行业集中度偏高也将加大上述银行的资产质量管控压力。

对于2022年农信系统面临的风险点以及发展方向,张丽告诉记者,展望2022年,农商银行应该明确定位、充分发挥差异化竞争优势、深耕区域。同时,在经营区域受限的客观事实下,加强对区域产业前景和客户资质的分析,信贷重点支持区域绿色、普惠、高技术制造业等领域,避免“垒大户”现象,做到行业和客户的分散化,以降低集中度风险。此外,区域政府在化解当地农村金融机构风险方面提供了一定支持,风险较高的农商银行应拥抱政策,继续整合、争取资本补充专项债支持,加快风险资产出清,优化股权结构和完善公司治理、加强合规管理等,提升应对风险的能力。

现千万罚单 农商银行公司治理监管持续升级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