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股票证券 > 牵手不到一年,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分手,本土创新药商业化路在何方?....
牵手不到一年,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分手,本土创新药商业化路在何方?
时间:2022-01-09 18:10:15    来源:财经数据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短暂牵手不到一年后,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分手了。

1月4日晚间,君实生物宣布与阿斯利康解约。君实生物发布公告称,经双方友好协商,2021年12月31日,公司与阿斯利康有限公司签署了《独家推广协议之终止协议》,从今年1月1日起,原协议终止,公司收回原协议约定的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推广权。

受到此消息影响,君实生物A股、港股连续两日下挫。当日收盘,君实生物A股报60.3元,跌9.97%,市值549.2亿元;港股报46.65港元,跌16.92%,市值424.9亿港元。

西南证券首席医药分析师杜向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中国创新药出海是趋势,能通过FDA审批上市是出海的重要里程碑事件,不但有助于打开欧美市场,也代表国产创新药能达到较高认证水平的认可,标志着公司研发实力和临床申报能力达到一定高度。此次君实解约事件,是其在国际化道路上的一次尝试,对其申请FDA影响不大。包括君实NACLC在内,目前尚有数十个创新药已经在FDA提交NDA/BLA,接下来陆续会有更多的国产创新药通过FDA审批上市,虽然A股和港股的创新药标有回调和震荡,国内创新药标的还是具有良好性价比的。

本土药企与跨国药企的license in/out会是未来的常态。对此,君实生物CEO李宁表示:“商业化的路,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仅仅是是走出去,还要扎下根,我们也一直会走下去。”

缘何分手?

去年12月28日,君实生物曾与阿斯利康签署《独家推广协议》,君实生物授予阿斯利康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在中国大陆地区后续获批上市的泌尿肿瘤领域适应症的独家推广权,以及所有获批适应症在非核心城市区域的独家推广权。君实生物继续负责核心城市区域除泌尿肿瘤领域适应症之外的其他获批适应症的推广。君实生物看中的是阿斯利康制药在中国深耕多年所积累的广覆盖的渠道网络,尤其是在县域市场的推广能力,有利于推进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在中国的商业化工作。

不巧的是,阿斯利康中国的县域团队在去年经历了动荡。公开资料显示,自2021年以来,阿斯利康中国消化及全产品拓展业务部总经理董莉君、数字化与商业创新部负责人徐晶、原东区RGM及销售顾问委员会主席张岸巍、中国消化及呼吸雾化业务部总经理陈鹏、县业务部负责人杜浩晨、中国肿瘤事业部殷敏、零售事业部负责人王东等人先后离职。同年11月,阿斯利康中国对部分业务架构进行调整,拆分及县业务,及县肿瘤业务并入肿瘤事业部,非肿瘤业务独立,成为及县慢病业务部。

人员的频繁流失使得阿斯利康显得有些自身难保。官方资料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君实生物营业收入约27.18亿元,同比增长168.9%,其中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的销售额未具体披露。因此,双方合作的成效也变得扑朔迷离。

对于此次终止合作,君实生物的公告中阐明了原因:随着公司自建的商业化团队逐步成熟,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更多适应症成功纳入最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为更好地落实公司下一发展阶段的产品商业化推广策略,积极应对未来的市场竞争格局,公司收回授予阿斯利康的上述产品推广权。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销售不尽如人意很可能是双方此次分手的重要原因。

影响多大?

对于后续销售,《华夏时报》记者致电君实生物董事长秘书处,截至发稿时仍没有得到回复。从官方给出的答复来看,此次解约并未对整个集团的发展产生影响。因为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自上市以来,销量主要集中于核心城市区域,非核心城市区域的销量占整体销量比例较小。此外,《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新增纳入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的两项适应症,将有利于进一步推动该药物的市场推广、提升整体销售规模”。

这件事对于阿斯利康也有深远影响。与君实生物的合作,被业内普遍认为是阿斯利康平台化战略的重要一步。然而去年,阿斯利康重磅产品布地奈德吸入剂在集采中丢标,业内人士预估,只是这一个品种每年直接损失的销售额就50亿元左右。分手后的阿斯利康似乎也不太好过,业绩直线下滑。

作为一家创新驱动型生物制药公司,君实生物在研产品管线覆盖五大治疗领域,包括恶性肿 瘤、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慢性代谢类疾病、神经系统类疾病以及感染类疾病。目前来看,君实生物虽然与同期的恒瑞、百济神州、信达生物相比,在销售环节略显薄弱,但有足够对能力独立推进国内市场商业化。无论是从研发管线的产品支撑角度,还是未来现金流的资金支持角度,亦或是自身销售队伍建设的角度,君实生物都具备了独立推进产品商业化的基础与禀赋。

创新药商业化路漫长

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包括恒瑞医药、百济神州等在内的创新药企业,往往在海外开展临床试验,并将产品授权给国际上有渠道资源的大型企业进行推广。此前,君实生物的PD-1和新冠中和抗体两款产品分别授权给北美地方销售型企业Coherus和跨国医药巨头礼来。

而君实生物和阿斯利康并非首个合作出现变动的案例。信迪利单抗作为信达生物与礼来合作开发的PD-1单抗产品,礼来于2021年初成立PD-1产品线,负责部分非核心市场的推广。去年12月,礼来对外透露,公司在中国的PD-1销售团队将收缩,自2022年1月1日起,礼来信迪利单抗的销售全部转回给信达生物。

在中国市场,创新药商业化还属于一个新生事物,需要行业内部不断试错。对于君实来说,此次和阿斯利康的牵手犹如一次商业化的试水,创新药的商业化之路,道路还很漫长。

“本土药企与跨国药企的license in/out会是未来的常态,不仅是和海外,国内也在合作,合作也是在建一个生态圈,商业化的路,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仅仅是是走出去,还要扎下根,我们也一直会走下去。”李宁在公开采访时如是说。

瓜分6666元现金红包!领取8%+理财券,每日限额3000份!牵手不到一年,君实生物与阿斯利康分手,本土创新药商业化路在何方?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