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风暴眼中的教培业“怪圈”:教师收入不降反增
风暴眼中的教培业“怪圈”:教师收入不降反增
时间:2021-09-14 18:14:44    来源:早视界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原标题:风暴眼中的教培业“怪圈”:教师收入不降反增

“目前整体看下来,小学部的业务主要是丢了寒暑假的阵地。”姜昭阳说。

和其他老师一样,姜昭阳毕业之后来到石家庄学而思培优小学部,工作的这头两年,用他的话讲自己还是吃到了行业的红利。

7月13日,姜昭阳发过一条朋友圈:“暑假课进行中,消息回复不及时。”配图是7月份的课表安排,7月中下旬几乎每天都有三节课,每节课保底两小时,每节课课时费在四百块左右,加上底薪,当月工资超过25000元。

即使非寒暑假,姜昭阳的月工资也能轻松过万。不需要教师资格证,不需要名牌大学,不用去北上广挣扎,就可以拿到一份这么体面的收入,让姜昭阳和他的学弟们感到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

“双减政策”似乎让未来变得飘忽不定,但对于即将进入这个行业的新人来说,培训学校依然有足够的吸引力,原因就是带课教师的实际收入不降反升。

入职突遭变数

常形是今年河北工业大学的毕业生,本来打算回到老家县城里当高中老师,但学而思校园招聘给出的待遇让他动了心。经过几轮培训,最终常形在5月中旬拿到了录用通知书。由于石家庄学而思培优方面拒绝签三方协议,再加上毕业论文等事务的羁绊,常形放弃了在6月份办理入职手续,选择下一波也就是10月份办理入职。

而与常形一起的黄骅则在6月份办理了入职,分到姜昭阳所在的小学部,他们也是校友。由于入职之后还要进行精培,带不了课没有课时费,每个月只有1700的保底工资。

不料,转瞬间教培行业迎来动荡。

7月24日“双减政策”出台,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不得展开学科培训。

姜昭阳认为,政策一出,教培补课行业大为受挫,但具体到这家教育机构而言,仍然“有气可喘”。

实际上早在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便规定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等,而在这之后石家庄学而思培优等线下机构已经做了相应的调整。

石家庄学而思培优小学部分为小低和小高:小低包括幼儿园至小学二年级,小高则是指小学三年级至小学六年级。小高仅在周末开课,而小低由于放学早、课堂学习内容少,除了周末课程之外,在周一至周五也会开设下午至晚上的课程。

姜昭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负责的是小高的数学课程教学,原来周末可以容纳六个课时,未来随着政策施行,小高的周末课程将会迁移至周一至周五,而每天只能容纳一个课时,算下来缩短到了五个课时,而小低则是需要直面周末课程被砍的局面,而未来整体的寒暑假业务也将九死一生。

“双减政策”这么大个事情出来,对已经入职和尚未入职的常形和黄骅就有了不同的影响。

一开始,常形没看到石家庄学而思培优有什么反应,公司既不给吃定心丸,又不发散伙信。还能不能顺利入职,这在常形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而已经入职的黄骅那边,由于暑假是课程的高峰期,老师们忙得顾不上黄骅,说好的精培也成了放养,黄骅见势干脆回了山西老家。

黄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双减政策”出来以后,机构内部也在做心态上以及策略上的调整。年级负责人和他们几个新来的都做了沟通,明确了教育行业遇到的困难,由于没有教师资格证,未来可能会安排先做辅导老师,然后转授课老师。

这边,几番等待无果。常形去问了石家庄学而思培优的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要拿到教师资格证才可以入职,推荐他去找找其他工作。

而在6月份的入职条件中,并没有教师资格证这一项,得到录用通知的应届生们也都没有,但教师资格证即使今年考也要等到明年4月份左右才能拿到,而在这之前都没有办法带课,入职的门前仿佛忽然拉起了一道铁丝网。

最终,与常形同批准备10月份入职石家庄学而思培优的五人,或考公务员,或考教资,全部放弃了入职。

依旧乐观的教培老师

尽管不知道开始做辅导老师可以拿多少收入,但黄骅清楚会有一段时间他肯定跟“体面”不沾边。石家庄学而思培优十三个校区,只有南花园校区是做双师模式授课:更优秀的网课老师配合石家庄这边的线下老师进行线下授课。

除此之外,黄骅并不知道公司业务里面哪里还会需要辅导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的新人也不止他一人,他判断,短期内都将是僧多粥少的局面。而且辅导老师更像是助教,课时费水平远远不如亲自带课,未来的拮据时光似乎延长了许多。

但黄骅并不准备撤,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调整带课老教师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由于课时费规则改成了按照学生人头算,能够上课的老教师们收入不降反增。这也是黄骅选择不离开的理由。

在常形看来,石家庄的学而思、新东方以及阳光教育等教育机构被限制在一个更小的范围内竞争。按照学生人头计算收入,是公司试图激励带课教师把课程的续报率提上去,尽可能增大课容量来抵消课时的损失的同时,减小同行竞争带来的业务量损失。

尽管早在3月份,石家庄便已全面启动校内课后服务,并且无特殊情况结束时间不得早于下午6点,但姜昭阳表示,这并没有对公司的业务产生冲击,课程的开展情况也都很乐观。更早之前教育机构不能打广告,家长们获取补课信息变得困难许多,但只要听到风声,仍然会有大量家长前来补课。

一边是各种政策的围追堵截,另一边是教育焦虑源源不断地驱动着家长送孩子补课。

规定不允许教育机构布置课后作业怎么样了呢?姜昭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没有人布置作业了,也没有人去收作业了,但学生们仍然会自觉在课前把上一堂课的课后题交上来。这次的双减政策砍掉校外培训机构的大部分业务范围,但家长们的补课热情还在,在强烈需求之下,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业务调整反而会得到更多的支持,短期来看石家庄学而思培优这种校外培训机构依然坚挺。

面对即将开始的秋季课程,姜昭阳也表示,“双减政策”目前影响不大,但以后不好说。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