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手记│监测户的笑容
手记│监测户的笑容
时间:2021-11-23 19:22:20    来源:格调财经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原标题:手记│监测户的笑容

今年5月,我积极响应凌云县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相关要求,接受组织委派,成为该县下甲镇弄福村驻村工作队的一员。

报到的那天清晨,宽阔的浩坤湖上飘散着厚厚的朝雾,给静谧的浩坤湖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好比我对驻村工作的了解,我对弄福村的了解少之又少,仅知道是全县八个深度贫困村之一,如何从一名纪检监察干部转变为驻村工作队员,融入群众,是我的首要问题。

连续十几天,我都进村入户,了解情况。弄福村441户,2142人,建档立卡贫困户242户,2020年实现全村脱贫,监测户8户。岩上屯的韦永金也是监测户之一,48岁,与58岁的姐姐住在一起,家里没其他人。

“韦永金和他姐有间歇性精神病,陌生人基本不见,她姐姐更为严重一些,还患有自闭症。”村支书韦德贤介绍,韦永金和他姐一年发病两三次,会暴躁、大喊大叫,发病了就生活不能自理,不愿吃饭,只能靠村两委和亲邻关照,签约医生也定期前来检查。

一大早,我就邀支书一起前往韦永金的家。我看了一下他家里的情况,一层半的砖房,没有像样的家具,木制的小饭桌上有昨晚吃剩下的一大碗饭和半盘半肥瘦的白切猪肉。

在支书的引荐下,他才肯从房间里出来,他姐姐则闭门不出。我的自我介绍和问候,他一脸木讷,没有一点笑容,只是偶尔点点头,简单的回答有或者没有。我知道他在提防着我。

接连一段时间,我每天必去他家一趟,有时带上几斤面条或者几斤鸡蛋,遇上村部附近的屠户杀猪了,我就带上两斤猪肉。一个周下来,他开始接纳我了,不用支书叫唤也出来见我了,可以跟我面对面坐着,跟我交流了,她姐姐也在一旁看着我,只是不说话。

“你之前为什么怕见陌生人?”我握住韦永金的手,问他。

“以前我也很正常的,前几年我也出去打工,2019年突然发病,有人对我和我姐指指点点,说我们神经病,我们就不想见生人,也少出门了。”韦永金说。

“各级领导、村干和你的亲友都很关心你,都在极力帮助,没有对你们另眼相看,而且,现在党的政策那么好,你们要坚强面对,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养些鸡鸭和猪,勇敢地活下去。”我鼓励韦永金,他表示养殖没有什么问题。

“你家里得什么补贴,生活有什么困难?”我问韦永金。

“库区移民补助、库区淹没补助、助粮补、生态公益林,我也不记得那么多,这是存折你看看。”韦永金给我递过存折“一卡通”,我仔细看存折支取明细,他家还获得A类低保,库区移民补助,粮补,库区淹没、公益林加起来2402元,年低保金8880元,年人均纯收入5640元,完全足够各种开销。

“邓干部,我有个请求,我想有一台电视,有了电视我姐姐肯定会跟我一起看电视,不然整天躲在房间里,我怕她病情会加重,但我的钱不够,我这两年因为会犯病,亲戚都不给我出去打工了,能帮我解决吗?”韦永金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会帮你想办法,一个周以内帮你解决。”我下了决心。

“那我等着你看电视。”韦永金嘴角漏出一丝微笑,想笑出来又立即收回去,我看得出他心情的期待和愉悦。

从韦永金家里出来,我向驻村第一书记汇报情况,并和第一书记及时联系后援单位百色交通投资集团相关领导。三天后,百色交通集团将价值2000元的电视机和折叠式木制饭桌送到村部。

6月10日那天,我们把电视机和饭桌送到韦永金家,县里广电网络的技术员也应邀到场免费安装,看着电视机流畅的画面配着清晰的声音,韦永金嘴角扬起了开心的笑容,拉着姐姐坐到电视正前方,他自己则主动与现场的每一个人握手,向大家一一致谢。

沐浴着党的春风,乡村振兴必定硕果累累,人民的生活必然会越发红火。从韦永金家里出来,抬头望处,烈日的阳光垂照下来,浩坤湖面的浓雾滚涌上去,云蒸霞蔚,颇为壮观。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