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中共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这让西方更混乱”
“中共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这让西方更混乱”
时间:2021-11-25 21:18:20    来源:带你去旅行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原标题:“中共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这让西方更混乱”

德国《青年世界报》11月2日发表该报前总编辑阿诺尔德·舍尔策尔的一篇文章,题为《以理性克服混乱》,全文摘编如下:

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这让西方更加混乱。

中国取得成就有目共睹

在过去30年里,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在这段时间里,中国对世界脱贫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从1990年到2013年约有7亿人摆脱贫困,占全世界脱贫人口的70%。5年前,中国计划重振并扩大丝绸之路,将促进和平写进规划,这在世界范围内是独一无二的。

目前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普遍认为它将在大约5年内从经济总量上超过美国。在自2007年以来美国引发的危机中,中国挽救了世界经济,使其免于崩溃,西方国家害怕中国不再履行这项职能,也在情理之中。按照乔·拜登的想法,在2021年6月的七国集团峰会上,就应该将中国定为“系统性对手”,但他没能如愿。不过在随后举行的北约峰会上,还是将中国归类为“系统性挑战”。

中德两国之前的关系总体上由清明的政治和人道的往来主导,现在却产生了思想上的混乱和无序,一再出现值得注意的矛盾和错位。这与各自文化和思想的长期发展有关,但也和目前的动向有关。

应了解中国人的世界观

10年前去世的哲学家汉斯·海因茨·霍尔茨也曾研究过汉学,他提醒说,中国在4000多年的思想传统中,从未像西方那样贯彻一再极端化的个体主义,相反,“社会责任理所当然是个人生活的一部分”。另一方面,霍尔茨还强调:中国对自然的主流理解与西方完全不同。在中国人的理解或世界观中,人始终是“一种嵌入自然节律的自然物,即使想以某种方式对抗自然,也必须以不违背自然条件的形式来做”。

因此,西方记者说中国被迫保护生态完全是耍手腕。这是谎言。他们在自己的媒体中也收到了驳斥。例如,10月23日,《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发表了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的访谈。他解释说,中国承诺停止在海外建设燃煤发电厂具有“重大意义”。这将减少高达200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等同于“全体欧盟成员国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中共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就,这让西方更混乱”▲这是建设中的江苏凤城—梅里500千伏线路长江大跨越工程。新华社

目前,有些事情让人回忆起哲学家戈特弗里德·威廉海姆·莱布尼茨的时代,他对中国抱有极大兴趣,与在中国传教的耶稣会传教士有大量通信往来。从赫尔德、歌德到黑格尔的其他德国思想家,以及其他国家的哲学家和作家,也是这样表现的:当时中国在技术和文化上都被认为是世界强国。这一点随着19世纪的殖民过程发生了改变,它是伴随重大殖民犯罪开始的,种族主义刻板印象随之建立,直至今天。

德国媒体故意曲解中国

显然,今天的科学家也持类似观点。与此同时,他们也一再地屈服于德国目前流行的政治观念。例如,7月初,汉学家、柏林自由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历史与文化学院首席讲座教授余凯思在《法兰克福汇报》上以《新时代的中国社会主义》为题赞扬了中国:“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领导、纪律与动员的杰作。”然而,他在文章结尾还是做出了相反的论断:“不能否认中共取得的成功”,但它“在内部仍旧十分不安与恐惧”。我们可以说,余凯思的态度在文末来了一个大转弯,因为他写在结尾的话并不是为了描述某种现状,而是触及了当今中西方争端的意识形态核心,目的是破坏中国共产党的名声和稳定性。

同样,《法兰克福汇报》的一位评论员也在中共建党百年之际自我安慰道,中国的崛起并非像中共领导层认为的那样与社会主义有关,而应该归功于中国人民的勤劳与创造力:“多年以来,出于政治和经济原因,西方国家经济界和政界人士始终在奉承中国共产党人。中国企业家精神的觉醒应该归功于西方的企业家精神。”持这种观点的人,就算是中国传教士可能也帮不了他们。

《明镜》周刊文章的走向也是如此。今年春天,这家刊物还在封面上使用“中国制造”的字眼进行挑衅,暗示所谓“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而在10月23日一期中,《明镜》刊登了新加坡前外交官马凯硕就同一问题发表的观点:“西方的行为不够理智,不够冷静。西方已经失败。”在马凯硕的文章中,出现了以下观点:“虽然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共能够持续掌权的原因是因为它压迫中国人民,但事实却是中共得到了中国人民强有力的支持。”“用一个很妙的德语词来形容:中国人民有自己的‘世界观’,并且对自己的世界观非常满意。”

西方为何形成混乱态度

西方究竟为什么形成了对中国既尊敬又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倨傲与蔑视的混乱态度呢?这与资本主义所处的状态有关:危机不断、经济停滞、社会矛盾激化。西方的宣传话语将这种困境视为“民主”与“专制”国家之间的斗争,这是一种怪异的扭曲。与此同时,这个问题也让德国政坛非常头疼:我们可以期待下一届联邦政府在争夺科技革命中领先地位的激烈竞争以及气候保护中将做出怎样的决定。为了在经济上不落人后,德国已经宣布将投入数万亿欧元的巨额资金,而这也是非常必要的。在维护私有制的同时,在德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建设国家资本主义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种私有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垄断资本。这是一种只要控制,不要自由、额外利润、社会平等的生产关系,它最具侵略性的部分甚至有进行政治和军事冒险的倾向,并且已经做好了踩着尸体前进的准备。它站在一群越来越不满的人民的对立面。这些人通过媒体、尤其是美国互联网企业煽风点火,持续不断地接受疯狂的、反动的、法西斯主义的观念的轰炸,直到失去理智。结果就是,美国民众在政治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分裂,这也意味着统治阶级丧失了影响力,变得越发不可捉摸。媒体则为精神上的战斗准备提供了养分,并且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异口同声地为战斗动员服务——这一点在过去数十年间多次得到了证实。因此,中国非常有理由限制这些集团在中国的活动。

这一切都导致西方人正处在一个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的反革命时期。在西方媒体中,“热战”早已开始。

监制 | 邓媛

审核 | 姜涛

编辑 | 董磊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