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潮流 > 时尚潮流 > 积木熊“出圈”:“一熊难求”溢价夸张 潮玩泡沫何时会破?....
积木熊“出圈”:“一熊难求”溢价夸张 潮玩泡沫何时会破?
时间:2021-04-20 07:44:49    来源:溺爱和你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0)

记者:王琳

在二手市场被炒到十几万元的“BE@RBRICK”积木熊日前登上热搜。在二手平台上,一只高70厘米的积木熊价格一般都在四五千元左右,而那些联名款或限量款则要价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

“炒熊”成为潮玩界一大热门。然而,夸张的溢价、大起大落的价格,甚至被代购骗走预付款等情况的发生,让这只熊屡屡“出圈”。

围绕这波“炒熊”热,专家呼吁消费者理性对待,不要盲目跟风。不管是积木熊还是盲盒,潮玩作为一个新兴商品门类,代表一种新的消费潮流,市场空间会继续扩大,品牌间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

限量款、联名款溢价幅度高

积木熊由日本Medicom Toy公司出品,2001年8月推出。积木熊的材质大多数是塑料,也有一些联名款产品会使用金属、植绒、木质等特殊材质。通过百分比的方式标注尺寸,范围从3.5厘米到70厘米不等,最常见规格是100%、400%和1000%3种,而400%、1000%两种规格在二手市场上最常见,尤其是后者,溢价幅度往往很高。

积木熊“出圈”:“一熊难求”溢价夸张 潮玩泡沫何时会破?

日前,央视财经一则关于“炒熊”报道显示,积木熊联名不二家款,1000%规格的发售价37000日元,折合人民币2200元左右。而在国内某购物平台上标价31009元,溢价超14倍。

4月15日,新京报记者浏览该平台发现,2012年5月发售的积木熊与艺术家KAWS的联名限定款,1000%规格的发售价格为8万元,目前售价14.4999万元;2019年11月发售的积木熊与艺术家空山基的联名款,1000%规格的发售价格为8800元,目前售价12.9999万元。

而在拍卖市场中,一些知名人士参与设计的积木熊,溢价幅度更是惊人。2008年,由中国当代艺术家岳敏君设计的囚徒1000%积木熊在一次拍卖会上以12.6万英镑成交,折合人民币约120万元。2019年,由“老佛爷”卡尔·拉格斐设计的香奈儿1000%积木熊出现在佳士得网拍亚洲当代艺术专场上,该联名款于2006年限量发售1000个,这次拍卖的估价6万-10万港元,最终成交价格是23.75万港元。

积木熊“出圈”:“一熊难求”溢价夸张 潮玩泡沫何时会破?

此外,“预售”是积木熊的一大标签。据公开报道显示,日本MEDICOM TOY官网每月23日左右会公布代理款和限量款,代理款一般几个月后会发货,而限量款只会公布发售信息。

4月15日,据积木熊官网显示,Andy Warhol × JEAN-MICHEL BASQUIAT第二波联名系列目前正在预售,预计今年8月上市,1000%价格是74800日元,约合人民币4500元。在得物APP上,该款产品已经开始接受预订,全款预售价格为6539元,约155天到货。

二手产品价格差距和浮动大

目前,国内购买积木熊主要的三个渠道分别是积木熊日本官方订购网站、国内线上平台、国内线下实体买手店。新京报记者浏览了多位网友的“购买攻略”发现,3个渠道各有利弊,官方网站预订款产品不提供海外直邮,这就意味着限量款很难抢到,线下买手店保真但价格相对偏高。而国内线上平台价格差距大,还可能买到假货或者残次品。

2020年年底,梵高自画像积木熊上市,1000%规格的官方价格为52800日元,约合人民币3200元。4月15日,新京报记者在淘宝、闲鱼以及潮流玩具交易平台“着魔”3个平台搜索“梵高自画像积木熊”“1000%规格”发现,售价分别为11898元、5399元、7266元,在产品描述中都明确标注了“正品”“假一赔三”等字样。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有不少通过二手市场购买梵高自画像积木熊的网友分享他们的经历时提到,它的价格差距和浮动很大。而在媒体公开报道中则提到,有买家以1万元入手后不久就发现价格跌到6000元。

积木熊“出圈”:“一熊难求”溢价夸张 潮玩泡沫何时会破?

除价格波动大外,由于积木熊的预售属性,国内买家在二手平台付订金或全款代购时,存在被骗的情况。

今年3月初,一位小红书网友发帖称,2020年9月其通过淘宝某卖家以5080元的全款预购了一款规格1000%的Andy Warhol联名款积木熊,下单时显示预计发货时间为2021年1月-2月,然而2月该店铺因违规被强制关闭,卖家微信联系不回复。该网友称除了自己还有其他情况相似的受害者,目前大家正在维权,暂时无进展。

事实上,不仅是积木熊,目前包括泡泡玛特盲盒、变形金刚、漫威手办等在内的各种潮流玩具在网络平台的二手市场上热度都相当高。新京报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即便网络交易中有第三方平台做保障,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都面临一定的风险。

北京的王女士爱好泡泡玛特潮玩,在她看来,二手平台购买潮玩产品存在买到假货的可能,所以需要有一定的“鉴定”技能储备。二手市场潮玩卖家小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买家收到货后有可能会以各种理由挑剔玩具的瑕疵,或者收到货后拒不承认自己收到了,甩锅给快递,要求退款。”

理性对待“炒熊”热潮

积木熊在潮玩界的热度一直很高,它拥有大量的拥趸,既有普通人也有网红,还有演艺明星、艺术界人士等。

央视财经在关于“炒熊”报道中指出,积木熊溢价夸张,按照它的价格,定位早已不再是一款玩具那么简单,不少明星网红有意无意地秀出自己的积木熊,这些现象直接导致了网购平台上积木熊的售价暴涨。名人效应、逐利原则再加上积木熊母公司打出的所有产品“仅此一批,一旦错过,就永远不再”的标签,供远小于求,黄牛、二手商贩闻声而动,加剧了“一熊难求”的状况。

“从供求关系层面上说,积木熊的稀缺感吸引了消费者的关注,也影响着价格。”4月16日,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尽管积木熊最终是工业化批量生产,但它也包含艺术设计的成分,尤其是跟明星、艺术家或者奢侈品等大IP关联在一起的那些型号,叠加“限量”概念,种种因素带来了收藏和投资热潮。

文志宏指出,积木熊和很多商品一样,如果被炒作到很高的价格,就很容易形成泡沫,泡沫往往可能会破灭。尤其以投资为动机,很有可能发生经济损失。“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是,17世纪,郁金香在荷兰被炒到很高的价格,突然之间价格下跌后,很多人因此破产甚至自杀。有人从中牟利,有人就可能受损。”

文志宏建议消费者理性对待“炒熊”热潮,心理上要做好热到一定程度可能出现泡沫的准备。

潮玩仍有较大市场空间

“炒熊”“炒潮玩”反映着近期国内潮玩市场的热度。咨询机构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潮玩的零售市场规模约207亿元,预计2024年,中国潮玩的市场规模将增至763亿元。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至少有800家企业的名称含“潮玩、潮流玩具”,或产品标签或项目品牌含“潮玩”。而近五年来,潮玩相关企业年注册量呈现显著的逐年上涨趋势。2017年,我国潮玩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首次超过100家。2019年,我国新增约230家潮玩相关企业。截至2020年11月30日,当年新增260余家潮玩相关企业。

“潮流玩具本身都有一个IP形象,有一定的设计内涵,它会满足年轻人群在心理或文化上的需求。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不仅仅是一个实体商品,还有一些精神文化的内涵。另一方面,通过联名或限量等操作模式、销售策略实现稀缺性,又让它具备了收藏投资的属性,会吸引以收藏投资为出发点的人群进入这个领域。此外,潮玩存在很强的社交属性,比如大家在某个平台上交换盲盒。”文志宏表示。

同时,他认为,不管是积木熊还是盲盒,潮玩作为一个新兴商品门类,代表一种新的消费潮流会继续发展,市场空间也会继续扩大,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比如已经上市的泡泡玛特,利润空间非常高,而资本都会流向利润空间高的领域。竞争加剧,最终胜出者会是那些独创IP,研发能力非常强的品牌或者商家,可能在这方面会占据领先优势。”

新京报记者 王琳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0人参与评论
用户: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点击排行